咸鱼全家桶

这里是咸鱼全家桶,写文新手,画渣,多谢关注哇(:3_ヽ)_

『博晴』小小晴明养成记番外

小小晴明养成记 番外

到底是什么时候对那个人动了心的呢?为什么偏偏是那个人呢?
每当晴明独自一人,他总会这么问自己,那仿佛能洞察一切的双眸里难得地出现了一丝困惑和彷徨。然而无论自问多少次,晴明始终没办法准确无误地说出原因,这令他感到十分苦恼。
自从源博雅住了进来,八重樱下便多了一人,离平日里晴明时常使用的石案仅几步之遥。两人无事时,都会待在樱花树下,很少有对话,但距离前所未有地拉近。刚开始晴明还很不自在,但时间一长,他便习惯了那个人的存在。偶尔,他从书卷中回神,转头看去,发现树下无人时,失落感难以自抑地涌出。
也是在那些时候,晴明知晓了自己对源博雅的情思。
“这可叫我如何是好?”
晴明苦笑着揉揉眉,仿佛有一个长得像源博雅的小人在他心里左敲敲,右敲敲,扰得他心神不宁,却又舍不得把这家伙赶跑,一味纵容着,享受这甜蜜又痛苦的折磨。
从未亲自接触过男子情爱的阴阳师拿自己的感情毫无办法,只能搁置在角落,任由它肆意滋长,从春到夏,从夏到秋。

秋日里某个温暖的午后,结束了修行的白狼前来拜访,和源博雅讨论一些她在箭术修行上遇到的困惑和思考。
源博雅看着起身离开准备出门的晴明,心里莫名地烦躁,自从白狼来请教他以后,晴明总是有意无意地和他拉开距离,甚至找由头直接离开,让他感到恼怒又困惑,还有一些紧张。
晴明这家伙不会是讨厌他了吧?
“源博雅大人,您在听吗?”
“啊?哦,你继续。”
白狼看着心不在焉的武士大人,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听到的传闻,心领神会地起身告辞,临走前提醒源博雅道:“源博雅大人,可不要让喜欢的人逃走了啊。”
“哦。哈?不是,你等等!你再说一次,我不太明白!”
还没等源博雅反应过来,眼前就没了白狼的踪影。
“什么啊!一个两个都这么奇怪!真是的!”
源博雅烦躁地抓抓头,气得抬起脚就想离开庭院,走到门口又转身走回树下。
“哼,等那家伙回来,我非得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傍晚时分,安静的庭院蒙上了大半阴影,凉风习习,归人迟迟。
树下,打了一下午瞌睡的源博雅缓缓睁开眼,刚想抬起手活动身子,一个人的身影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眼中。
身材消瘦的阴阳师站在逆光处,整个人散发着柔和的气息,正微笑着,用一种包含情意的目光注视着他。
源博雅心跳漏了一拍。
他愣愣地看着晴明,脑中闪过一个亮光,可还没等他抓住,晴明就转身脚步匆匆地离开了。
“喂!等等!”
源博雅飞快追了上去,看见晴明进了房间就立刻关紧房门,只好站在门外干瞪眼,心里斗争了好一会,才抬起手敲门。
“晴明,你刚刚在干嘛?”
“什么都没有。”门里传来晴明闷闷的回答。“……跟博雅你没关系。”
源博雅啧了一声,不爽地离开了。
房间内,晴明捂着脸,面皮滚烫。
好糟糕,被看到了。
怎么办……
晴明叹口气,只能暗暗希望源博雅不会多想。
吃晚餐的时候,源博雅左等右等也没见着人,胡乱扒了几口饭菜就回了房间。莹草把饭菜送到书房,看到自家阿爸在书案前支着头发呆。
两人各怀心事,一夜难眠。

清晨,空气冰凉,有些畏冷的阴阳师往被窝里缩了缩,外面传来的喧闹声让他皱了皱眉,只好起床一看究竟。
“都怪博雅!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个!”
“抱歉,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坏了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神乐气鼓鼓地瞪着源博雅:“要不是博雅刚刚注意力不集中,它根本就不会坏。”
“知道啦,我会赔你的。”
“可这个小金鱼已经买不到了!”
源博雅左手捏着坏掉的小金鱼头饰,窘迫地站在原地。
走出房门的晴明看着被神乐训得可怜兮兮的源博雅,无奈地笑出声来,解围道:“店家前些日子来消息说,有一批新的小金鱼饰品,我还没跟神乐你说,让博雅赔你这个如何?”
“唔……”
“……我会和博雅一起去的。”
神乐哼唧一声:“这还差不多,那我就勉勉强强原谅你了。”
似乎哪里不对,源博雅用食指挠挠脸,没有深究。
吃过早餐,两人就出发了。莹草向扒着门的神乐问道:“阿妈,你为什么要掰断你的头饰还偷偷粘了回去?”
“没看见昨天这两位闹矛盾了吗?”神乐一脸肉痛地说道:“我这是为了你阿爸阿爹的终身大事啊。”

大街上,两人并肩而行。
“刚刚谢了。”源博雅偏着头有些别扭地说道,晴明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,显得慵懒又惑人,让他感到很不自在。
“博雅客气了。”
“那什么,买完东西我请你吃点心吧?”
秋风舒适,晴明放松地眯了眯眼,应道: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不知怎么,源博雅想起了昨天傍晚的那一幕,心跳渐渐加速,一种冲动袭向他的头脑,使他迫切地想要追问出答案。
“晴明,关于……”
“唔啊啊啊啊……”一阵小孩的哭声打断了源博雅。两人抬眼望去,一个看上去像是和家人失散了的孩子正站在路边哭泣。
“怎么了?”晴明上前问道。孩子抬起头,抽抽搭搭地说:“我找不到母亲了。”
“这样吗?”为了不吓着孩子,晴明放轻语气说:“你是和母亲一起出来买东西的吗?”
“嗯,家里的油没了。”
“这么说,可能在油店附近咯。”源博雅在一旁接话道:“这小孩是贪玩跑开结果迷路了吧,晴明。”
“唔,大概是这样了,总之先找到孩子母亲再说。”
“不用你来,”源博雅双手按住晴明的肩膀。“我去就行了,你待在这。”
晴明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,笑着说:“那就麻烦博雅你了。”
源博雅摸摸鼻子,转身走了。
这个人还真是不懂怎么照顾小孩子啊……晴明笑着摇摇头。
“晴明?”孩子的眼睛亮了。“您就是阴阳师晴明大人吗?”
晴明看着他兴奋的脸,笑着说:“是啊。”
孩子高兴得一把抱住晴明,大叫:“我终于见到传说中晴明大人啦,好高兴!”
“是吗?”晴明一时不知道该把孩子抱起来还是拉开,犹豫了一下,还是搂住了孩子的肩膀。
于是回来的源博雅看到了这一幕,脸黑黑地拉开两人,把孩子抱给一旁的少妇。
“真的非常感谢您,晴明大人,也非常感谢博雅大人!”少妇激动地抱紧孩子。“次男没给你们添麻烦吧?”
“没有,这孩子很乖巧。”
源博雅撇撇嘴,嘟囔道:“哪里乖了?贪玩不说,还喜欢动手动脚……”
“改天我们会再登门道谢的。”少妇向晴明两人鞠了躬,准备离开。
“那、那个!”孩子急忙对晴明喊道:“等我长大以后,晴明大人可以当我的妻子吗?”
晴明:“欸?”
眼疾手快的源博雅拉住晴明转身就跑,留下目瞪口呆的母子俩。
“等等,博雅!”
源博雅拉着晴明跑了很长一段路,终于松开了手。
“搞什么啊!那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!!”
晴明若有所思地看着气急败坏的武士大人,忽地笑了。
“博雅你表面上说很讨厌小孩子,实际上没办法放着他们不管吧?”
“哼,我才没那闲工夫去管这些烦人的小孩子。”
“博雅为什么不坦率点呢?”
源博雅转过身看着晴明,刚想反驳,却看见晴明头上落了一朵花,鬼使神差地伸出手,把花摘下,别在晴明的耳旁。
阴阳师愣住了,睁大眼睛看着源博雅。
这人怎么这么好看呢?还那么温柔,心灵更是那么美丽,连陪衬他的花都失了色……他轻轻捏着晴明白皙的耳垂,有些着迷。
“博雅?”
“啊!”
源博雅像是被烫到一样松开手,急急忙忙地转身开溜:“快走吧,晚了神乐又要说了。”
注视着武士有些狼狈的身影,晴明想通了一些事,比如他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,比如这个人是否对他有意。
好像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啊……晴明有些满足地想,步履轻盈地跟了上去。

庭院里。
“所以,博雅忘记了是吧。”
“不是遇到紧急事件了嘛……”
“就是忘了是吧!”
“唔……嗯……对……”
于是,源博雅被愤怒的神乐罚不许吃晚饭。
源博雅委屈,表示不想说话。

听到晴明两人对话的葛叶默默地在本子上记笔记。

番外完结啦,想看阿爸卖萌(打滚打滚)

评论(1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