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全家桶

这里是咸鱼全家桶,写文新手,画渣,多谢关注哇(:3_ヽ)_

『博晴』小小晴明养成记

小小晴明养成记
第五章
“嗷唔!”
神乐一口吃掉手里的椿饼,鼓着小脸,情不自禁想抖腿。坐在一旁的八百比丘尼姿态优雅地端起一杯茶,慢慢喝着。
观之对面,源博雅献殷勤似的拿起一个小点心,送到晴明嘴边:“晴明,这个很好吃,尝一下吧。”
晴明将身子微微后仰,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笑了笑:“不用麻烦博雅大人,我自己会拿的。”
“拿都拿了,晴明你就尝一下嘛。还有,不要叫我博雅大人了,叫博雅就行。”为了能多投喂几次,源博雅特意买了很多一口就能吃掉的点心。
“那好吧……博雅。”
晴明犹豫一会,往源博雅的方向凑了凑,侧着头,轻轻咬掉源博雅手里的小点心,习惯性地舔了舔源博雅的手指,然后愣住了。
晴明心里疑惑,他怎么会做这种事?而且还那么自然,就像做了很多次一样。抬头看去,源博雅也舔了舔手指,表情如常,视线始终停留在他身上。
晴明性情淡薄,受不了这种包含着满满情意的眼神,脸颊微红地转过头。
神乐难得地夸奖了源博雅:“干得不错,耍不了流氓套不着老婆。”
八百比丘尼配合地点点头。
源博雅:“……”
晴明觉得气氛越来越不对劲,尤其在看到意犹未尽的源博雅又准备伸手拿点心的时候,果断以处理事务为借口开溜。
“等等,晴明,我也去!”一看晴明要走,源博雅立刻手忙脚乱地追了上去,像一只大型犬,无形的尾巴在身后甩啊甩。
“恋爱使人二哈。”神乐挑了个点心扔进嘴里。
八百比丘尼喝了口茶,惬意地点点头。
犬神觉得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,但仔细想想,自己的品种不对啊。
辉夜姬心无旁骛地品尝手里的镜饼,山兔左看看右看看,没弄懂阿妈的话,甩甩头,专心吃小甜饼。
“阿妈阿妈,有客人来访。”
蝴蝶精进了庭院,往神乐等人的方向跑去。
“客人?是哪位?”
“是玉藻前大人。”
“把博雅大人叫来吧。”八百比丘尼笑着开了口,向疑惑的神乐解释道:“玉藻前大人是葛叶夫人的亲友,按辈分讲,他是晴明大人的舅舅。”
“那不是应该叫上晴明吗?”
“不,”八百比丘尼颇有深意地说道。“我想,玉藻前大人此行的目的是博雅大人。”
听完,神乐兴冲冲地吩咐蝴蝶精她们:“哟呵,大舅来了,乖女儿们,把博雅逮出来!”
“好的,阿妈!”
“没问题,阿妈!”
于是源博雅被拉到庭院里,满脸黑人问号。
“阿爹,你大舅来了!”
神乐一脚踩在石案上,叉着腰大喊:“晴明娘家人来了,博雅你死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太崩人设了,八百比丘尼果断决定把神乐抱走。
源博雅:∑(°口°)什么情况?!
“崽子们都出来接客(?)!”
待在房间里的青行灯听说有热闹可看,叫上妖刀姬一起到了庭院。
看到酒吞的茨木一下子扑了上去:“啊,挚友!”
酒吞一把推开茨木,不满地说道:“架子真大,居然要这么多人来迎接。”
一目连放下茶杯,笑着说:“毕竟是一代大妖,还是晴明大人的长辈,吾等可不能失了礼数。”
“嘁,真是麻烦。”
坐在一目连身边的荒闭眼假寐,不发一言。
这时,大天狗引着客人到了。
“打扰了。”
源博雅又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寒意,他猛地一扭头,死死盯着悠悠踱步而来的玉藻前。
“是你!”
神乐不解地看着跟遇见死敌似的源博雅,问:“怎么了?”
源博雅咬牙:“就是这家伙害晴明失踪的!”
“什么!”
一听此言,除了八百比丘尼的所有人都戒备起来。
“呵,这就是源博雅大人的待客之道吗?”
“你这家伙!”
眼看源博雅就要冲上去和玉藻前决一死战,晴明从书房里走出来阻止了他。看着晴明失忆后第一次主动拉住自己的手,源博雅一时心里不是滋味。
“好久不见,晴明,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晴明笑着应道:“真的很久没见到您了。”
“越来越好看了,像你母亲。”玉藻前伸手捏了捏晴明的脸,手感不错
一旁的源博雅炸了:“握草!晴明都不让我捏!”
晴明:“……”
玉藻前:“……”
玉藻前再捏了捏。
源博雅炸毛了,碍于晴明与玉藻前的关系不敢动手干架,骂骂咧咧:“你这家伙不要太过分了!”
玉藻前又捏了捏。
源博雅:“……”
他转过身可怜巴巴地看着晴明:老婆,委屈,求抱抱,求捏脸。
晴明耳尖发热,不好意思地侧过脸。
酒吞觉得自己的眼睛瞎了,他用胳膊肘顶了顶荒川,问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荒川捂眼睛:“别问我,我也瞎了。”
“……”
习以为常的神乐等人抬头望天。
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玉藻前叹了口气,晴明怎么就栽在这个笨蛋身上了呢?
“您要在这小住一阵吗?”
玉藻前轻轻摇头,说道:“小住就不必了,晴明,到和泉最深处信太森林去一趟吧。”
母亲?晴明面色一肃,点点头:“是,我现在就出发。”
“至于你,”玉藻前看向源博雅。“跟我出来。”
“哈?”源博雅正打算和晴明一起走,听到这话有点不爽。
玉藻前打量着对方,懒懒地说道:“不来也行,你以后休想打晴明的主意。”
“……”
源博雅表示,这种威胁太有效了!怎么一个两个都拿晴明威胁他?心里苦,不说。
大天狗和姑获鸟对视一眼,跟上晴明,让源博雅安心。
稳定心神,源博雅跟着玉藻前离开了,走前不舍地看了眼晴明。
“早点回来,我等你。”
晴明愣了愣:“嗯。”
他按着心口,不知为何觉得这里溢满幸福。

日上中天,天气炎热,夏蝉嘶鸣。
源博雅随玉藻前进了深山,在一处断崖边停了下来。
“有话就说,要打架就直接来。”
玉藻前没有接话,拍拍手,一个中年男子从树后走了出来。源博雅狠狠地盯着中年男子,身上杀气四溢:“你不是死了吗?”
玉藻前打个响指,前一刻还呼吸着的中年男子,下一刻变成了一个小纸人飘在地上。
源博雅瞪大眼睛,忽然明白过来,喃喃自语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“葛叶愿意接受你成为晴明的恋人,不代表我接受。”
源博雅挑挑眉:“我为什么要你接受?”
玉藻前愣住了,随即一笑:“有点意思。”
“所以呢?”源博雅装没听见,不耐烦地问:“你要阻止我?”
玉藻前不回答,端详着自己漂亮的指甲,抛出了问题:“你爱晴明吗?”
一直没给玉藻前好脸色的源博雅出乎人意料地露出了羞涩的神情,他抓抓头,不太好意思地说出自己的答案:“当,当然爱啊!”
玉藻前全程观察着源博雅的反应,真诚,热情,专一,不见任何虚假。他敛了眼眸,低语:“葛叶,我算是明白,为何你会说除了源博雅,没人能成为晴明身边的那个人了……”
这两人命运相连,天生一对。
可是……
玉藻前一把掐住源博雅的脸,不满地嘟囔:“长得还行,性格还可以,就是蠢了点。”
源博雅爆了:“哈?”
“算了。”玉藻前松开手。“既然那孩子喜欢你,我就不难为你了。”
“不要辜负了他……”
玉藻前身影一闪,消失在原地,空气中留下一声叹息。
源博雅有点不敢相信,这算是愿意把晴明托付给他了?
他狂喜之余,冲远处大喊:“大舅慢走啊!”
没离开多远的玉藻前:“……”

和泉最深处信太森林。
有了大天狗和姑获鸟的帮助,晴明很快地抵达了目的地,见到了他日夜思念的母亲。
“母亲大人。”
“晴明,过来这边。”
葛叶原身是一只修行深厚的白狐,人身则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奇女子,因与人类男子相恋,生下了晴明。
这是晴明自母亲离开他后,第三次见到母亲。
“失去了记忆吗?”
“是。”
葛叶怜爱地看着自己的孩子,问:“晴明,你心中所想之人是谁?”
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“不,你知道。”
葛叶垂下眼睑,雪白的睫毛盖住湛蓝色的眸子,唇边浮现一抹微笑。
晴明呼出一口气,放松地笑了笑:“是,我想我知道。”
葛叶双手捧住晴明的脸,用拇指轻轻按住他的眉心,然后松开。
“回去吧,晴明。”
“是,您保重,母亲大人。”
晴明顿了一下,像小时候那样笑着拥抱了葛叶。
“要幸福啊,我的孩子。”
“是。”
葛叶望着晴明越离越远的身影,默默祝福。

母亲大人为晴明恢复记忆啦 (/^▽^)/ 大舅也接受博雅啦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!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