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全家桶

这里是咸鱼全家桶,写文新手,画渣,多谢关注哇(:3_ヽ)_

『博晴』小小晴明养成记

小小晴明养成记,博晴甜文,欢脱风(?)
手游向博晴,OOC有。
车有,兽耳兽尾有。
食用愉快

第一章
当从神乐手里接过晴明小团子的时候,刚刚结束战斗归来的源博雅整个人都是懵逼的。
这是什么情况?晴明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?满脸疑惑,源博雅正要开口询问,等候在一旁的八百比丘尼立马说出了事件的前因后果。
“你的意思是,晴明找到了他的母亲葛叶,想要解开母亲所在之地的封印,不小心被术法反噬了?”
八百比丘尼和神乐点点头,为源博雅的理解能力点赞。
“葛叶夫人需要等候一位故人,叫我们先将晴明大人带回来。”
源博雅看着怀里熟睡的小团子,挑挑眉:“所以呢?”
“所以就交给博雅照顾了。”神乐严肃地说道:“博雅要是不好好照顾晴明的话,我可是会非常生气的哦。”
源博雅张张嘴,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。神乐现在还没认出他,要是因为晴明这家伙,神乐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,那就太亏了。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源博雅烦躁地抓抓头发。
“唔……”
被惊醒的晴明貌似有起床气,鼓着腮帮子,抓着源博雅的衣服,湛蓝的双眼蒙着雾气,湿漉漉的,看上去十分惹人怜爱。
源博雅心里微微一动。
当晴明清醒过来,发现抱着他的人时,嫌弃地用手推了推。
源博雅:“……”
八百比丘尼:“他还是个孩子。”
神乐附和:“他是个孩子。”
源博雅: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嘲笑我。
晴明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,不仅什么事都忘记了,还认生,不知为何连话都说不了。虽然嫌弃源博雅,但潜意识里觉得这人可以依靠,依旧老老实实地缩在他怀里,死抓着他的衣服不放,把头埋在源博雅的胸膛上,躲开式神们好奇的打量。
“晴明大人变得好可爱哇!”
“好想抱一抱晴明大人啊……源博雅大人是不是太霸道了?”
“我也想抱抱晴明大人!”
源博雅没说话,将抱着晴明的手紧了紧,用警告的眼神让式神们噤声。
于是,式神们沸腾了。
“你看你看,我就说嘛!”
“啊啊啊啊啊!这对我吃!”
“养成PLAY贼刺激!”
源博雅:=-=???你们的反应好像哪里不对?
八百比丘尼和神乐对视一眼,在源博雅身后冲式神们打手势,接到信号的式神们一哄而散。
“晴明大人就先跟博雅大人一起住吧。”
“啊……行吧。”
源博雅发觉怀里的人儿动了动,低头看去,正巧和晴明干净纯粹的视线对在一起。黄昏柔和的光洒在他们身上,颇有一种岁月静好之感。
源博雅先红了脸,移开视线,不自在地咳了一声。
八百比丘尼和神乐同时捂住嘴:啊啊啊啊!刚刚那个对视!我要幸福死了!
晴明抓着源博雅的衣服,憋红了脸,艰难地吐出几个字:“博……博雅……”
源博雅懒懒地应道:“嗯。”
八百比丘尼和神乐开始咬手指:来了来了,这苏死人的应答!
晴明憋红了脸,小小的眉毛皱在一起:“博雅臭,洗澡。”
源博雅:“……”
石化了的两人:“……”
晴明大人,你的操作很骚哦。

入夜清凉,庭院里一片热闹欢腾。
源博雅换好浴衣,抱着晴明,打算和大家一起去逛逛夏日祭,参加花火大会。
妖狐走了过来,柔软的大尾巴在身后甩啊甩。他不满地打量了一下源博雅,说道:“晴明大人的起居出行就交由小生负责吧,不劳烦源博雅大人。”这个木头,亏得晴明阿爸平日里对他多加照顾,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。
源博雅有些恼意,没有动作。
妖狐嘲讽一笑,露出小尖牙,语气不善:“怎么?源博雅大人是不放心小生?小生和晴明大人颇为亲近,大人的日常习惯小生都知道,交给小生照顾也总比交给您要来得周全。”说罢,就要伸手抱走晴明。
源博雅犹豫不决,但在看到晴明没有排斥妖狐伸过来的手,反而迎上去时,心里一紧,立刻抱紧晴明,转身就走。
妖狐气急败坏地追上去:“源博雅!”早干嘛去了!现在知道吃醋啦?有危机感啦?晚了!看到不远处的大天狗,源博雅立刻脚步一转,空出一只手拽住大天狗的衣服,把对方扔了出去。
<(•‐•)(  ̄︿ ̄)っ丢ε=ε=ε=ε=(  ̄- ̄)?     Σ( °Д °;)
“握草!”妖狐看到呈抛物线掉落即将脸着地的大天狗,心里一急,条件反射地伸出双手,扑了过去,然后整只狐趴在了地上,一脸“我是个傻逼”地望着停在空中的大天狗。
“狐狸,吾会飞。”大天狗把妖狐从地上抓起来。
妖狐瞪了对方一眼,会飞了不起哦,给你一只窜天猴玩啊。
“源博雅的为人吾了解,”大天狗侧目看着走在前头的源博雅两人,缓缓说道:“只是当局者迷,难得有拉近距离的机会,何不让他们单独相处?就算是为了晴明。”
妖狐不满地哼哼几声,没再阻止。
“不知道是不是吾的错觉,晴明似乎长大了一些?”
缩在源博雅怀里的晴明好奇地观察着周遭的事物,遇到不懂的就急切地拽拽源博雅的领子,路过一个卖零食的小摊点,源博雅还给晴明买了苹果糖。看着怀里的小团子开心地晃着脚,源博雅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。
两人相处颇为融洽,恋爱的光芒闪瞎了一堆式神的狗眼。
爱护狗眼,人人有责,式神们各自结伴游玩去了。
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人在捞金鱼,晴明挣扎着要下地,源博雅只好放开他,由着小团子玩去。
忽然,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背后袭来,源博雅猛地转身,左手抓紧竹弓,一双红眸紧紧地盯着那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人。
“你……就是源博雅?”来人带着一副奇异的狐狸面具,声音中性,雌雄难辨却极为惑人。
这人很强,不,应该不是人,是妖怪,而且是个大妖。
源博雅双眼微眯,问道:“你的身上没有妖气,说明实力不俗,你到底是谁?”
“呵……”
眼前的人形模糊了一下,瞬间失去踪迹。源博雅站在原地,下意识地望向晴明,却没有看到本该待在那里的人。
源博雅忽然变得不知所措起来,紧接而来的是不安,恐惧,焦虑,心脏像是被剜去了一块疼痛不已。情急之下他疾步上前,揪住了老板的衣领:“刚才那个孩子呢!”
老板被武士身上的煞气吓得直哆嗦,用手指了一个方向,源博雅把人丢到一边追了上去。
此时,在花街里调戏小姐姐的妖狐被跟来的大天狗气得说不出话,他正要开口呵斥,就被大天狗打断。
“晴明可能不见了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妖狐拉住对方的衣袖,焦急地问:“阿爸不见了?”
大天狗神情沉重,接着说道:“晴明身上有吾留下的羽毛,就在刚才,吾与羽毛间的联系被一股强大妖力断了。”
“那还等什么?快走啊!”
大天狗一把抱住妖狐,往晴明消失之前待的地方飞去。

源博雅一条街一条街地找,一个人一个人地问,双目赤红,整个人的状态接近疯狂,宛若修罗。
不乖,真是太不乖了!一个招呼都不打就跑了,非得关起来才听话吗?
源博雅不知道这时的大天狗和妖狐已经通知其他式神四处寻找晴明,只是不知疲惫地穿梭在每一个晴明可能出现的地方。
当源博雅终于找到不听话的小团子时,对方正被一个面相猥琐的中年男子压在地上动弹不得,身上衣衫尽碎,白皙的身子沾满泥土,眼角满是泪水。
“谁给你的胆子?”
男子猛地打了个冷颤。他停下动作,向后看去,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逆光处,看不清面容,但却能看清那双诡异红眸在黑暗那面闪着嗜血的光芒。
只看过一次,男子便觉得此生都无法忘记这种恐怖,他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狠狠掐住,喉咙因缺氧和挤压发出痛苦的呻吟,再加上内心恐惧无限放大,就这样活生生吓死了。
源博雅冷哼一声,把中年男子甩了出去,再也不看一眼,径直走到躺在地上缩成一团的晴明面前,检查他身上有无伤口。
“你乱跑什么!”
确认人安全无虞,源博雅把晴明狠狠地按进怀里,仿佛要揉进骨血里。
源博雅心里一阵后怕,他不敢想象,如果他来迟了,会有多么可怕的事发生在晴明身上。
晴明愣了愣,本能地伸出手抱紧了源博雅。这个人身上的味道让他无比安心,于是晴明放声大哭起来。
“哭什么?我不是已经在这了吗?”
嘴上这么说,源博雅还是把晴明抱得更紧,将整个人都藏在他的怀里,无意识地向全世界宣布:这个人是他的,谁也夺不走。
源博雅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思产生了何种变化,他只知道以后绝不让晴明离开他半步,否则一个不留神,这人就会从他身边跑开。
晴明哭够了,窝在源博雅怀里不动弹。源博雅把晴明抱起来,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了。
只要源博雅此时转身一看,就会发现,中年男子的尸体已经不在原地,一个小纸人晃晃悠悠地飞走了,一路飞进了深山。
式神们着急地聚集在庭院里,听到刚回来的大天狗说源博雅已经把晴明找回来时,才放下了心。
妖狐气愤得想咬扇子:“源博雅是个呆子,还是个白痴吗!人就在身边都能弄丢!”
就在这时,源博雅疾步走进庭院,只是冲着大家点点头就进了里屋。
“……”妖狐跳起来:“老子要削了他!谁也别拦老子!”
大天狗淡定地把妖狐架起来。
桃花妖和樱花妖已经备好了热水和换洗衣物,所以源博雅直接抱着晴明进了私人浴室。
“博雅,一起洗吧。”
“……”
源博雅看着待在浴池里的乖巧的小团子被热气蒸得湿漉漉的眼睛,毫不犹豫地脱掉衣服。
  

深山。
“葛叶,你是怎么想的?”
玉藻前站在葛叶面前,用修长美丽的手轻轻地捻着小纸人。
葛叶若有所思地望着远处的京都,许久才回过神,说道:“那孩子的心思怎么瞒得过身为母亲的我呢?若他能够幸福,就够了……”
玉藻前喃喃自语:“我的孩子们还在世的话,应该如晴明一般大了……”
葛叶没有说话,眼神悲伤地看着玉藻前。
“葛叶,我不会对你的孩子怎么样,不必阻止我。”
“我担心的是你。”
玉藻前抬起手,轻轻抚摸着脸上的面具。
“我嘛,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念头了。”
“再会了,葛叶。”
玉藻前消失在黑暗中,身形落寞。
葛叶叹息,想起了某些往事,不知悲喜。
     

_(:彡」∠)_没错!葛叶和藻哥是助攻!
看了绘卷,真心心疼藻哥(悄悄说)




评论(2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