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鱼全家桶

这里是咸鱼全家桶,写文新手,画渣,多谢关注哇(:3_ヽ)_

『博晴』足

源博雅有些烦躁。
看着如往常一样端坐在八重樱下写字的阴阳师,源博雅有些不耐地用食指挠挠脸,怀着一种想要立刻打断对方的冲动心情倾身向前,却又不知说些什么,等了半天也只是调整了一下姿势重新靠回树上。
夏日炎炎,尽管有树荫遮蔽,源博雅仍是出了一身的汗,尤其是在发现穿着比他厚得多的安倍晴明没事人似的安坐在树下,这位贵族公子更加觉得热得无法忍受。
“博雅,不如进屋休息去吧,大家都出去了,不会打扰到你。”
晴明受不住身后灼热的视线,终于开口打破了略有些尴尬的气氛。没有收到对方的回答,晴明疑惑地转头向后看去,结果被忽然靠近的源博雅吓了一跳。毕竟是身经百战的阴阳师,晴明很快平复刚起波澜的气息,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源博雅。
那目光里除不解和探询外,还有满满的信任。晴明就这么注视着他,像第一次接受主人抚摸的小狐狸,认真地等待着主人的解释,又让人感觉无比乖巧。源博雅被看得心痒痒的,伸手摘去晴明的帽子,抚上如雪的长发。
“博雅,有何不对吗?”
“晴明你啊,一点都不热吗?”源博雅恋恋不舍地收回手,细细摩挲,回味着那令人心醉的触感。“我可难受死了,你怎么连汗都不留?”
晴明愣了一下,随即笑着说道:“博雅是心不静吧,这个问题你不是问过很多次了吗?”
“……”
两人无言地对视了一会儿,还是晴明先移开视线说道:“如果博雅怕热的话,就到屋里去吧,那儿凉快得多,有事再……”
“晴明。”
“嗯?唔——!”
晴明又被吓了一跳,因为源博雅突然欺身而上,一把抓住了他的……脚?
“博,博雅?”
源博雅盯着晴明的脚,然后开始脱起了他的鞋子。晴明的衣着很是繁复,鞋子却意外地好脱,不一会儿,白皙的双足就暴露在源博雅的面前。
“真奇怪啊,晴明的脚好冰。”源博雅把晴明的双脚都抓在手里。“而且好小,简直像女人的一样。”
“这并不奇怪吧。”晴明有些恼怒,试图挣脱武士的钳制,但源博雅抓得很紧,他竟一时间挣脱不开。晴明自暴自弃地放松身体,扶额道:“能先放开吗?”
源博雅像是没听见一样,视线一直放在晴明的脚上。
“博雅!”源博雅思考了一会,把晴明的脚拉进怀里,竟低头嗅了嗅。被吓到第三次的晴明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,身体因惯性向后倒去,然后被一只有力的手扶住。
“晴明的脚不仅没汗味,还有一种兰花香呢。”
源博雅此时的表现就像小孩子发现什么新奇玩意儿一样,抓着晴明的双脚把玩了一遍又一遍,光滑的鼻尖蹭在敏感的脚背上,惹来身前人一次又一次的轻颤,滚烫的鼻息像是把人烫到似的,让身前人不断挣扎。
晴明挣扎间,不小心蹭到了对方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。源博雅深吸一口气,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,以控制住还在不安分乱动的无自觉的阴阳师。
“别动,不然我没法保证不会现在就办了你。”源博雅用低沉的声音威胁道,双眼中是赤裸裸的欲望,整个人如同一只盯紧了心仪的猎物,全身肌肉紧绷蓄势待发的豹子。
晴明迷茫地停下,虽然对情事并不了解,但在看到源博雅炙热的眼神后,慢慢明白威胁中蕴含的深意,羞红染上了耳尖。不过人设不能崩,晴明用自以为十分冷静沉着游刃有余的眼神看着源博雅,不知道自己现在就像一只被猎人抓住的小兽,明明紧张得不得了,还要假装自己很好很强大。
“啧!”
被撩拨到的源博雅左手用力地把阴阳师压进怀里,封住了恋慕已久的人儿的唇。晴明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,平日里的清冷荡然无存,脸上因缺氧和紧张而泛红。他能感觉到,源博雅的舌头撬开了他的双齿,进入到他的口腔后,稍稍停顿了一下,便狂风暴雨般在他的嘴里作乱,又像是领主确认自己的领地一样,把口腔里的每一处都扫荡个遍,标记上自己的味道。由于自己的双脚还被对方抓在手里,晴明的姿势有点儿别扭,所以总是会不可避免地在某个部位上蹭过去,而且每蹭到一次,源博雅的吻便深一分。
奇怪的是,晴明并不讨厌源博雅这样对他,反而很享受,习惯了源博雅的节奏后,便时不时地回应,还发出舒服的哼声。得到肯定的源博雅更加用力地把人压进怀里,像是要把晴明揉进骨血里,永不分离。
终于放开时,两人都气息不稳。源博雅把晴明抱在怀里,慢慢给他顺气。
“晴明,我喜欢你。”
晴明把头埋在源博雅的胸膛上,闷声应道:“我也是……我也喜欢你,博雅。”

躲在门外的众人:=-=

评论(4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