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喵喵要名字啊

这里是喵喵喵要名字啊,写文新手,画渣,多谢关注哇(:3_ヽ)_

肃肃:

砂糖夹暮輓炒饼:

All金圈著名千粉写手,知名腐男十六太太(  @患有受害者幻想症的硅酸镁铝 ),为何频频陷入撕逼泥潭,和他的热度跟小粉丝共沉沦?带你走入16的内心世界,揭秘他被挂的前因后果。

最后有抽奖!!求扩散!!

啧,真的恶心,自己盗图还这么嚣张

LF:

生气

bb魔贯光杀炮:

气到不想说话。以后再也不会发大图了,本来是为了大家存图方便,以后就开作品保护了,再见。

『博晴』小小晴明养成记番外

小小晴明养成记 番外

到底是什么时候对那个人动了心的呢?为什么偏偏是那个人呢?
每当晴明独自一人,他总会这么问自己,那仿佛能洞察一切的双眸里难得地出现了一丝困惑和彷徨。然而无论自问多少次,晴明始终没办法准确无误地说出原因,这令他感到十分苦恼。
自从源博雅住了进来,八重樱下便多了一人,离平日里晴明时常使用的石案仅几步之遥。两人无事时,都会待在樱花树下,很少有对话,但距离前所未有地拉近。刚开始晴明还很不自在,但时间一长,他便习惯了那个人的存在。偶尔,他从书卷中回神,转头看去,发现树下无人时,失落感难以自抑地涌出。
也是在那些时候,晴明知晓了自己对源博雅的情思。
“这可叫我如何是好?”
晴明苦笑着揉揉眉,仿佛有一个长得像源博雅的小人在他心里左敲敲,右敲敲,扰得他心神不宁,却又舍不得把这家伙赶跑,一味纵容着,享受这甜蜜又痛苦的折磨。
从未亲自接触过男子情爱的阴阳师拿自己的感情毫无办法,只能搁置在角落,任由它肆意滋长,从春到夏,从夏到秋。

秋日里某个温暖的午后,结束了修行的白狼前来拜访,和源博雅讨论一些她在箭术修行上遇到的困惑和思考。
源博雅看着起身离开准备出门的晴明,心里莫名地烦躁,自从白狼来请教他以后,晴明总是有意无意地和他拉开距离,甚至找由头直接离开,让他感到恼怒又困惑,还有一些紧张。
晴明这家伙不会是讨厌他了吧?
“源博雅大人,您在听吗?”
“啊?哦,你继续。”
白狼看着心不在焉的武士大人,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听到的传闻,心领神会地起身告辞,临走前提醒源博雅道:“源博雅大人,可不要让喜欢的人逃走了啊。”
“哦。哈?不是,你等等!你再说一次,我不太明白!”
还没等源博雅反应过来,眼前就没了白狼的踪影。
“什么啊!一个两个都这么奇怪!真是的!”
源博雅烦躁地抓抓头,气得抬起脚就想离开庭院,走到门口又转身走回树下。
“哼,等那家伙回来,我非得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傍晚时分,安静的庭院蒙上了大半阴影,凉风习习,归人迟迟。
树下,打了一下午瞌睡的源博雅缓缓睁开眼,刚想抬起手活动身子,一个人的身影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眼中。
身材消瘦的阴阳师站在逆光处,整个人散发着柔和的气息,正微笑着,用一种包含情意的目光注视着他。
源博雅心跳漏了一拍。
他愣愣地看着晴明,脑中闪过一个亮光,可还没等他抓住,晴明就转身脚步匆匆地离开了。
“喂!等等!”
源博雅飞快追了上去,看见晴明进了房间就立刻关紧房门,只好站在门外干瞪眼,心里斗争了好一会,才抬起手敲门。
“晴明,你刚刚在干嘛?”
“什么都没有。”门里传来晴明闷闷的回答。“……跟博雅你没关系。”
源博雅啧了一声,不爽地离开了。
房间内,晴明捂着脸,面皮滚烫。
好糟糕,被看到了。
怎么办……
晴明叹口气,只能暗暗希望源博雅不会多想。
吃晚餐的时候,源博雅左等右等也没见着人,胡乱扒了几口饭菜就回了房间。莹草把饭菜送到书房,看到自家阿爸在书案前支着头发呆。
两人各怀心事,一夜难眠。

清晨,空气冰凉,有些畏冷的阴阳师往被窝里缩了缩,外面传来的喧闹声让他皱了皱眉,只好起床一看究竟。
“都怪博雅!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个!”
“抱歉,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坏了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神乐气鼓鼓地瞪着源博雅:“要不是博雅刚刚注意力不集中,它根本就不会坏。”
“知道啦,我会赔你的。”
“可这个小金鱼已经买不到了!”
源博雅左手捏着坏掉的小金鱼头饰,窘迫地站在原地。
走出房门的晴明看着被神乐训得可怜兮兮的源博雅,无奈地笑出声来,解围道:“店家前些日子来消息说,有一批新的小金鱼饰品,我还没跟神乐你说,让博雅赔你这个如何?”
“唔……”
“……我会和博雅一起去的。”
神乐哼唧一声:“这还差不多,那我就勉勉强强原谅你了。”
似乎哪里不对,源博雅用食指挠挠脸,没有深究。
吃过早餐,两人就出发了。莹草向扒着门的神乐问道:“阿妈,你为什么要掰断你的头饰还偷偷粘了回去?”
“没看见昨天这两位闹矛盾了吗?”神乐一脸肉痛地说道:“我这是为了你阿爸阿爹的终身大事啊。”

大街上,两人并肩而行。
“刚刚谢了。”源博雅偏着头有些别扭地说道,晴明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,显得慵懒又惑人,让他感到很不自在。
“博雅客气了。”
“那什么,买完东西我请你吃点心吧?”
秋风舒适,晴明放松地眯了眯眼,应道: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不知怎么,源博雅想起了昨天傍晚的那一幕,心跳渐渐加速,一种冲动袭向他的头脑,使他迫切地想要追问出答案。
“晴明,关于……”
“唔啊啊啊啊……”一阵小孩的哭声打断了源博雅。两人抬眼望去,一个看上去像是和家人失散了的孩子正站在路边哭泣。
“怎么了?”晴明上前问道。孩子抬起头,抽抽搭搭地说:“我找不到母亲了。”
“这样吗?”为了不吓着孩子,晴明放轻语气说:“你是和母亲一起出来买东西的吗?”
“嗯,家里的油没了。”
“这么说,可能在油店附近咯。”源博雅在一旁接话道:“这小孩是贪玩跑开结果迷路了吧,晴明。”
“唔,大概是这样了,总之先找到孩子母亲再说。”
“不用你来,”源博雅双手按住晴明的肩膀。“我去就行了,你待在这。”
晴明愣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,笑着说:“那就麻烦博雅你了。”
源博雅摸摸鼻子,转身走了。
这个人还真是不懂怎么照顾小孩子啊……晴明笑着摇摇头。
“晴明?”孩子的眼睛亮了。“您就是阴阳师晴明大人吗?”
晴明看着他兴奋的脸,笑着说:“是啊。”
孩子高兴得一把抱住晴明,大叫:“我终于见到传说中晴明大人啦,好高兴!”
“是吗?”晴明一时不知道该把孩子抱起来还是拉开,犹豫了一下,还是搂住了孩子的肩膀。
于是回来的源博雅看到了这一幕,脸黑黑地拉开两人,把孩子抱给一旁的少妇。
“真的非常感谢您,晴明大人,也非常感谢博雅大人!”少妇激动地抱紧孩子。“次男没给你们添麻烦吧?”
“没有,这孩子很乖巧。”
源博雅撇撇嘴,嘟囔道:“哪里乖了?贪玩不说,还喜欢动手动脚……”
“改天我们会再登门道谢的。”少妇向晴明两人鞠了躬,准备离开。
“那、那个!”孩子急忙对晴明喊道:“等我长大以后,晴明大人可以当我的妻子吗?”
晴明:“欸?”
眼疾手快的源博雅拉住晴明转身就跑,留下目瞪口呆的母子俩。
“等等,博雅!”
源博雅拉着晴明跑了很长一段路,终于松开了手。
“搞什么啊!那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!!”
晴明若有所思地看着气急败坏的武士大人,忽地笑了。
“博雅你表面上说很讨厌小孩子,实际上没办法放着他们不管吧?”
“哼,我才没那闲工夫去管这些烦人的小孩子。”
“博雅为什么不坦率点呢?”
源博雅转过身看着晴明,刚想反驳,却看见晴明头上落了一朵花,鬼使神差地伸出手,把花摘下,别在晴明的耳旁。
阴阳师愣住了,睁大眼睛看着源博雅。
这人怎么这么好看呢?还那么温柔,心灵更是那么美丽,连陪衬他的花都失了色……他轻轻捏着晴明白皙的耳垂,有些着迷。
“博雅?”
“啊!”
源博雅像是被烫到一样松开手,急急忙忙地转身开溜:“快走吧,晚了神乐又要说了。”
注视着武士有些狼狈的身影,晴明想通了一些事,比如他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,比如这个人是否对他有意。
好像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啊……晴明有些满足地想,步履轻盈地跟了上去。

庭院里。
“所以,博雅忘记了是吧。”
“不是遇到紧急事件了嘛……”
“就是忘了是吧!”
“唔……嗯……对……”
于是,源博雅被愤怒的神乐罚不许吃晚饭。
源博雅委屈,表示不想说话。

听到晴明两人对话的葛叶默默地在本子上记笔记。

番外完结啦,想看阿爸卖萌(打滚打滚)

『博晴』收到太太寄来的明信片了,开心!

『博晴』小小晴明养成记

小小晴明养成记
第五章
“嗷唔!”
神乐一口吃掉手里的椿饼,鼓着小脸,情不自禁想抖腿。坐在一旁的八百比丘尼姿态优雅地端起一杯茶,慢慢喝着。
观之对面,源博雅献殷勤似的拿起一个小点心,送到晴明嘴边:“晴明,这个很好吃,尝一下吧。”
晴明将身子微微后仰,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笑了笑:“不用麻烦博雅大人,我自己会拿的。”
“拿都拿了,晴明你就尝一下嘛。还有,不要叫我博雅大人了,叫博雅就行。”为了能多投喂几次,源博雅特意买了很多一口就能吃掉的点心。
“那好吧……博雅。”
晴明犹豫一会,往源博雅的方向凑了凑,侧着头,轻轻咬掉源博雅手里的小点心,习惯性地舔了舔源博雅的手指,然后愣住了。
晴明心里疑惑,他怎么会做这种事?而且还那么自然,就像做了很多次一样。抬头看去,源博雅也舔了舔手指,表情如常,视线始终停留在他身上。
晴明性情淡薄,受不了这种包含着满满情意的眼神,脸颊微红地转过头。
神乐难得地夸奖了源博雅:“干得不错,耍不了流氓套不着老婆。”
八百比丘尼配合地点点头。
源博雅:“……”
晴明觉得气氛越来越不对劲,尤其在看到意犹未尽的源博雅又准备伸手拿点心的时候,果断以处理事务为借口开溜。
“等等,晴明,我也去!”一看晴明要走,源博雅立刻手忙脚乱地追了上去,像一只大型犬,无形的尾巴在身后甩啊甩。
“恋爱使人二哈。”神乐挑了个点心扔进嘴里。
八百比丘尼喝了口茶,惬意地点点头。
犬神觉得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,但仔细想想,自己的品种不对啊。
辉夜姬心无旁骛地品尝手里的镜饼,山兔左看看右看看,没弄懂阿妈的话,甩甩头,专心吃小甜饼。
“阿妈阿妈,有客人来访。”
蝴蝶精进了庭院,往神乐等人的方向跑去。
“客人?是哪位?”
“是玉藻前大人。”
“把博雅大人叫来吧。”八百比丘尼笑着开了口,向疑惑的神乐解释道:“玉藻前大人是葛叶夫人的亲友,按辈分讲,他是晴明大人的舅舅。”
“那不是应该叫上晴明吗?”
“不,”八百比丘尼颇有深意地说道。“我想,玉藻前大人此行的目的是博雅大人。”
听完,神乐兴冲冲地吩咐蝴蝶精她们:“哟呵,大舅来了,乖女儿们,把博雅逮出来!”
“好的,阿妈!”
“没问题,阿妈!”
于是源博雅被拉到庭院里,满脸黑人问号。
“阿爹,你大舅来了!”
神乐一脚踩在石案上,叉着腰大喊:“晴明娘家人来了,博雅你死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太崩人设了,八百比丘尼果断决定把神乐抱走。
源博雅:∑(°口°)什么情况?!
“崽子们都出来接客(?)!”
待在房间里的青行灯听说有热闹可看,叫上妖刀姬一起到了庭院。
看到酒吞的茨木一下子扑了上去:“啊,挚友!”
酒吞一把推开茨木,不满地说道:“架子真大,居然要这么多人来迎接。”
一目连放下茶杯,笑着说:“毕竟是一代大妖,还是晴明大人的长辈,吾等可不能失了礼数。”
“嘁,真是麻烦。”
坐在一目连身边的荒闭眼假寐,不发一言。
这时,大天狗引着客人到了。
“打扰了。”
源博雅又感觉到了那股熟悉的寒意,他猛地一扭头,死死盯着悠悠踱步而来的玉藻前。
“是你!”
神乐不解地看着跟遇见死敌似的源博雅,问:“怎么了?”
源博雅咬牙:“就是这家伙害晴明失踪的!”
“什么!”
一听此言,除了八百比丘尼的所有人都戒备起来。
“呵,这就是源博雅大人的待客之道吗?”
“你这家伙!”
眼看源博雅就要冲上去和玉藻前决一死战,晴明从书房里走出来阻止了他。看着晴明失忆后第一次主动拉住自己的手,源博雅一时心里不是滋味。
“好久不见,晴明,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晴明笑着应道:“真的很久没见到您了。”
“越来越好看了,像你母亲。”玉藻前伸手捏了捏晴明的脸,手感不错
一旁的源博雅炸了:“握草!晴明都不让我捏!”
晴明:“……”
玉藻前:“……”
玉藻前再捏了捏。
源博雅炸毛了,碍于晴明与玉藻前的关系不敢动手干架,骂骂咧咧:“你这家伙不要太过分了!”
玉藻前又捏了捏。
源博雅:“……”
他转过身可怜巴巴地看着晴明:老婆,委屈,求抱抱,求捏脸。
晴明耳尖发热,不好意思地侧过脸。
酒吞觉得自己的眼睛瞎了,他用胳膊肘顶了顶荒川,问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荒川捂眼睛:“别问我,我也瞎了。”
“……”
习以为常的神乐等人抬头望天。
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玉藻前叹了口气,晴明怎么就栽在这个笨蛋身上了呢?
“您要在这小住一阵吗?”
玉藻前轻轻摇头,说道:“小住就不必了,晴明,到和泉最深处信太森林去一趟吧。”
母亲?晴明面色一肃,点点头:“是,我现在就出发。”
“至于你,”玉藻前看向源博雅。“跟我出来。”
“哈?”源博雅正打算和晴明一起走,听到这话有点不爽。
玉藻前打量着对方,懒懒地说道:“不来也行,你以后休想打晴明的主意。”
“……”
源博雅表示,这种威胁太有效了!怎么一个两个都拿晴明威胁他?心里苦,不说。
大天狗和姑获鸟对视一眼,跟上晴明,让源博雅安心。
稳定心神,源博雅跟着玉藻前离开了,走前不舍地看了眼晴明。
“早点回来,我等你。”
晴明愣了愣:“嗯。”
他按着心口,不知为何觉得这里溢满幸福。

日上中天,天气炎热,夏蝉嘶鸣。
源博雅随玉藻前进了深山,在一处断崖边停了下来。
“有话就说,要打架就直接来。”
玉藻前没有接话,拍拍手,一个中年男子从树后走了出来。源博雅狠狠地盯着中年男子,身上杀气四溢:“你不是死了吗?”
玉藻前打个响指,前一刻还呼吸着的中年男子,下一刻变成了一个小纸人飘在地上。
源博雅瞪大眼睛,忽然明白过来,喃喃自语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“葛叶愿意接受你成为晴明的恋人,不代表我接受。”
源博雅挑挑眉:“我为什么要你接受?”
玉藻前愣住了,随即一笑:“有点意思。”
“所以呢?”源博雅装没听见,不耐烦地问:“你要阻止我?”
玉藻前不回答,端详着自己漂亮的指甲,抛出了问题:“你爱晴明吗?”
一直没给玉藻前好脸色的源博雅出乎人意料地露出了羞涩的神情,他抓抓头,不太好意思地说出自己的答案:“当,当然爱啊!”
玉藻前全程观察着源博雅的反应,真诚,热情,专一,不见任何虚假。他敛了眼眸,低语:“葛叶,我算是明白,为何你会说除了源博雅,没人能成为晴明身边的那个人了……”
这两人命运相连,天生一对。
可是……
玉藻前一把掐住源博雅的脸,不满地嘟囔:“长得还行,性格还可以,就是蠢了点。”
源博雅爆了:“哈?”
“算了。”玉藻前松开手。“既然那孩子喜欢你,我就不难为你了。”
“不要辜负了他……”
玉藻前身影一闪,消失在原地,空气中留下一声叹息。
源博雅有点不敢相信,这算是愿意把晴明托付给他了?
他狂喜之余,冲远处大喊:“大舅慢走啊!”
没离开多远的玉藻前:“……”

和泉最深处信太森林。
有了大天狗和姑获鸟的帮助,晴明很快地抵达了目的地,见到了他日夜思念的母亲。
“母亲大人。”
“晴明,过来这边。”
葛叶原身是一只修行深厚的白狐,人身则是一位极其美丽的奇女子,因与人类男子相恋,生下了晴明。
这是晴明自母亲离开他后,第三次见到母亲。
“失去了记忆吗?”
“是。”
葛叶怜爱地看着自己的孩子,问:“晴明,你心中所想之人是谁?”
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“不,你知道。”
葛叶垂下眼睑,雪白的睫毛盖住湛蓝色的眸子,唇边浮现一抹微笑。
晴明呼出一口气,放松地笑了笑:“是,我想我知道。”
葛叶双手捧住晴明的脸,用拇指轻轻按住他的眉心,然后松开。
“回去吧,晴明。”
“是,您保重,母亲大人。”
晴明顿了一下,像小时候那样笑着拥抱了葛叶。
“要幸福啊,我的孩子。”
“是。”
葛叶望着晴明越离越远的身影,默默祝福。

母亲大人为晴明恢复记忆啦 (/^▽^)/ 大舅也接受博雅啦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!